土豆焖牛肉

情死于无趣,爱生于无惧,固执的走下去。
当真妙不可言

【雷安】模范情侣

轻松无脑小甜饼

就是喜欢看小情侣


正文:

 

高考结束又入学后迎来的第一个假期就是中秋。

虽然不是什么长假期,但雷狮身边三三两两的,本地的约会异地的订票,一阵粘腻的带着些恋爱酸臭味的气息席卷了整个中秋前夕的校园,吹的雷狮整个人也蠢蠢欲动。

对于入学没多久的新生来说,突然被陌生的,令人不知所措的崭新事物包围,那种原先在充满故人的故地还尚未无法感知到的浓厚的归属感和熟悉感会随着新元素的增添而变得愈发的浓厚。

而对于分隔在两地的情侣更是如此,可能每天都有新的课程新的社团新的朋友,光鲜亮丽活力无边,但是等到累了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还是那些老朋友。

 

雷狮和安迷修已经一个月多没有见面了,自从安迷修和雷狮互相道别提着行李各自上路之后,两人就不再那么熟络的联系了。

倒也不是什么“毕业季就是分手季”“异地恋没有好结果”那种大众理论作崇,雷狮北方大学直接开始大学课程和安迷修南方大学上来先军训的课程安排才是两人每天只能问好道别的主要原因。

雷狮对于劈腿这种愚蠢的想法从没有过半点念头,而且他也相信安迷修绝对不会这么做,要是没有谈了恋爱就要把安迷修吃的死死的这样的自信和觉悟,雷狮也不会和安迷修在万众惊奇中在一起。

 

雷狮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躺在床上,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整个寝室都熄灯了,只能听到学校旁边车行道上车辆驶过的声音和依稀破碎的交谈声,刚下过雨转凉的天气送来了阵阵撩动床帘的风,吹着雷狮本来就纷乱的脑袋让人无法入睡。

被风扇叶片转动发出的吱呀声吵得头疼,雷狮挪了挪屁股从裤兜里摸出手机,锁屏是某个被领导颁发优秀学生干部奖的时候嘴咧到耳根的傻货,桌面是为数不多的运动会的时候两个人的抓拍。

手机荧光调到最暗,雷狮才默默的点开qq和微信查看自己这些天和安迷修发过的消息,雷狮不喜欢留着已经结束交谈的对话框,这种毫无牵挂轻松自由的感觉让雷狮心情舒畅,但是安迷修那个一天前的对话框仍然老老实实的躺在自己的对话列表里。

只有那一个对话框。

上一条消息还是雷狮跟安迷修说的晚安。

 

照安迷修那种性子,军训的时候绝对不会划水,总感觉能从他的字里行间里面看到掩饰不住的疲惫感,雷狮也就没有再要求频繁的联系和对话。

说起来,安迷修应该是在中秋节前一天军训结束,雷狮盯着安迷修的头像放空了好久,点开又关上,点开又关上,最后忍无可忍的一个黑屏把手机扔到一旁。

 

风扇的吱呀吱呀的转动声在这个时候又开始频繁而令人厌恶的响起,雷狮盯着被自己扔到床脚的手机愣神了几秒钟,最后还是慢慢悠悠的坐起。

这么久没见过面,才应该多熟络熟络才对。

我雷狮什么时候喜欢因为这种小事优柔寡断了啊!

安迷修那个傻货肯定想不到自己在十一假期前几天就去找他……不过幻想一下安迷修看见自己的表情,这次出行倒也不亏。

 

买票吧,好久没见面了都。

雷狮终于被这一整天以来不断在自己脑海里面重复的声音说服,敲定了主意之后就是迅速的查询和订票,手机终于完成了它这几日最大的使命,得以安安稳稳的躺在雷狮的枕头旁边,最后一同步入这个已经挥霍小半的夜晚。

 

 

 

其实,安迷修和雷狮两人是他们高中的模范情侣。

安迷修学生会长,雷狮体育社社长,体育社社团每年和学生会接轨之处无非借经费办比赛,但那也是短期活动,这两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人是怎么掺和到一起去的根本无从知晓。

但是两个人高一就快速表白高调恋爱的样子着实成为高中的一大风景线。

 

高一上学期开学没多久就能看到雷狮追在安迷修身后边吵边跑,大家本都以为他们两人性格不合所以才常有摩擦,结果几天之后人家公开恋情了。

虽然当时安迷修一脸不情愿的被雷狮搂在怀里,但是他没有否认两人的恋情却是真事。

 

这两位风云人物谈了恋爱之后仍然每天你追我赶,有时候你吵我吼有的时候再带点限制性语言都很正常。

小打小闹一直持续到高三,只是这个时候雷狮会在被安迷修连续追了好几个楼之后停下来歇一会,看看安迷修有没有衣/冠不/整,如果衬衫扣子崩开露出胸//膛的话要重新帮他扣上。

 

现在让雷狮回想一下,自己高中三年都栽在了安迷修这个闷葫芦的身上,还是个连摸个手亲个嘴都臊的不行,摸一摸都划归成危险行为的闷葫芦。

但是久而久之雷狮就学会了苦中作乐,欣赏安迷修的千奇百怪的抗拒表情外加毫无威力的抵抗动作。

 

不过安迷修应该还算是个主动和被动兼具的复合人才,知道高考完之后主动上门任推的行为到现在还能准确无比的戳中雷狮的心窝。

本来考完两个人终于能不受束缚的多见见面约个会期待着大学继续模范,结果安迷修选的专业一个水逆爆棚,被反对调剂一脚踹进了第二志愿。

 

差点被安迷修这个人蠢哭的雷狮一边举着手机一边走出高铁站。

几个小时的车程很长,雷狮几乎全部用来回忆自己和安迷修的这三年;几个小时的车程又有点短,很多具体的细节还来不及回忆就到站了。

雷狮也没有带什么行李。

安迷修的裤子虽然有点短但是还是可以接受,奇怪的审美也还能容忍。安迷修的学校是高配的双人宿舍,但是安迷修这个绝缘体质愣是没分来舍友。

 

虽然安迷修在入学第一天就跟雷狮深深的表示了自己的惋惜遗憾之情,但是雷狮却觉得这样倒也方便,宿舍不查寝,节假日还能住在安迷修的寝室里。

几乎出了高铁站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往安迷修的学校赶,刚进了学校大门,雷狮强忍住自己想要立马冲进浴室冲澡的欲望从背包里面翻出手机,点了快捷键拨号。

“……雷狮?”

一声熟悉至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顺带着有点上扬的尾音。

“想我了吗?”

一听到安迷修的声音就萌生出来逗逗他的想法,雷狮在路边停下来,一边忍着嘴角的笑意一边哼出两声。

“嗯?”

“嗯?”

雷狮伸出脚尖来拨弄着路牙旁边的小石子,对面却没了声音。

雷狮把手机往外扯了半米远之后低笑了两声,再接听的时候就听见对面安迷修故作镇静的声音。

“我军训那么忙,哪有时间来想你。”

雷狮撇了撇嘴,道。

 

“我要到了,来迎接我。“

“你怎么知道……等等,你要到了?“

雷狮听出来对面安迷修话音里面的惊诧,又低头笑了笑。

“我在宿舍楼底下等你。“

 

安迷修学校的宿舍楼装修豪华,六层楼的标准配置,有电梯有阳台有独立卫浴,整个楼体上着大气的漆,而且采光良好,如果在正午的话能正好朝阳……

 

但这并不是大中午的雷狮孤独的站在安迷修宿舍楼下晒太阳的理由。

 

等到忍无可忍的雷狮再次拨通了电话,这一次对面很快久接起来了,像是等待了很久一样,雷狮的耳朵刚贴上话筒就听见安迷修的声音有些急切的传来。

“雷狮,你怎么还没到?”

“……?我等你好久了啊!”

对面安迷修停顿了几秒钟,也许就正在四处张望,几秒钟之后确认无疑的道。

“我没有看见你啊。“

 

雷狮抬头看着楼标,道。

“不是学5楼吗?“

“是学5楼吗?我明明记得你告诉我是学8楼的呀……”

一阵默契的突如其来的沉默过后,两个同样有点不可思议外加不敢相信的声音响起。

“你现在在哪?”X2

 

又是一阵好像短暂好像漫长的静谧期。

“我在你那。”X2

 

“你个笨蛋(蠢货)。”

两声为对方感觉到无奈的叹息声在这个默契又不默契的场合同时响起。

安迷修这个蠢货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突然又发现自己也没有给安迷修提前报信想要惊喜登场的雷狮又噤了声。

 

“等着,我去改签。“

雷狮无声的叹气,放缓了语速对着对面的安迷修说道,嘱咐和提醒了一下安迷修学校附近好喝的咖啡店和餐厅之后,雷狮拔腿沿着来时的路走去。

 

安迷修能够听到由于雷狮加快的步速导致的轻微的风声,夹杂着雷狮尚且沉稳的呼吸声。

不舍得挂电话。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心底里为什么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喜欢少女漫画情节,安迷修慢慢的沿着路边转圈。

 

“雷狮,我被晒黑了。“

原本还有点沉默的气氛被安迷修这一轻声突然打破。

一声猝不及防的嗤笑顺着无线信号飞往了另一端。

“你不准嘲笑我。”

雷狮故意的咳了两声,在安迷修学校的校门口拦到一辆出租车。

“好,我不嘲笑你,不会说你变得又瘦——又黑——像只刚出村的小猴子。”

“……雷狮!”

 

雷狮拉开车门坐进后座,对着手机露出个真诚的笑容。

“我说真的。”

响亮的疑似飞吻的声音惊雷一样在耳边炸了一下,几乎一瞬间安迷修就被激得面红耳赤。

“大大大庭广……”

 

“谁让我们是模范情侣呢。”


END

最近产出太低了,刚开学真的好忙啊

数理化听不懂,老师讲的飞快

大学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555

大概火火生日的时候还会有两篇产出

十一过后看看我能不能开始写越界



评论(9)

热度(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