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焖牛肉

情死于无趣,爱生于无惧,固执的走下去。
当真妙不可言

【雷安】过火1

大爷弟弟雷X人妻哥哥安

无血缘关系哥弟  校园

安暗恋雷

五六章完结

 

1

他在无视我?还是在挑衅我。

 

安迷修觉得自己简直是忙昏了头才会答应学生会那一帮总是在浑水摸鱼的混小子出来唱歌,美名其曰放松身心,可是当安迷修被一路火急火燎的从校门口推搡到KTV门口的时候……

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个区区的会长的参与是不会让那群男子高中生们兴奋到这个地步的。

 

在包房门口听到了点若隐若现的歌声,安迷修拍下了一串勾肩搭背的手掌,从衣兜里面捞出来手机,点开通讯录在屏幕最上方的名字处顿了顿,然后劈里啪啦的开始编辑短信。

 

“会长,跟家里汇报呢?”

副会长若有所思的探了探头,安迷修拨开再一次搭上肩头的手掌,像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什么啊,家里有个不省心的弟弟。”

安迷修看了看精致的门把手,默念了两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边推开门一边举着手机打算检查一下短信内容。

 

原本被锁在包房内的歌唱声夹杂着五颜六色的投影灯光一起扑面而来,安迷修在眯了眯眼睛看清包房内的景象之后,嘴角猛然的抽了两下。

随即,手指狠狠的停驻在了短信发送键上。

安迷修愣了片刻,低头看了看已经发出去的短信,然后默默的把手机塞到兜里,顺带着无视坐在自己对面沙发上那位……

“不省心的弟弟“。

 

安迷修不大会唱歌,说实话,把安迷修叫来就跟着把教导主任请进了狼窝。

本能的反映促使着安迷修想要义正言辞的监督他们不要喝酒,甚至想要暗戳戳的记录下来这些不能在校园广播台和歌咏比赛上登台的杂乱情歌。

自觉地做好了不要扫兴的准备,安迷修婉拒了把麦的机会,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

虽然安迷修这个样子更像是个无奈的垮了半边脸的教导主任,浑身散发着刺眼灼热的中学生守则光芒。

 

安迷修原本只是低头盯着桌上装着啤酒的玻璃杯,但是没过几秒钟,眼神就不自觉的往玻璃杯正后方瞟。

明明是周五刚放学的时间,雷狮却留出来了个时间换了身衣服。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来的时候,知不知道自己也会到场。

 

但是安迷修知道,高一的非学生会成员雷狮在他们高三学生会内部成员聚会上笑着,还不是对着他这个学生会会长,是对着他们会的妹子们。

雷狮笑着,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一只手放在支起的腿侧,似乎这样的姿势让原本还有点宽松的牛仔裤紧紧的贴在腿部肌肉上,伴随着起伏的白色裤缝勾绘出整条腿笔直修长的形状……

足够让雷狮周围的女孩子捂着心脏怦怦乱跳了。

 

 

说实话,安迷修也感觉到自己心脏有点怦怦乱跳的趋势。

不过,不是荡漾的怦怦乱跳,是越想越气的怦怦乱跳。

 

从安迷修进到这个包房的那一刻起,雷狮这个臭小子就没有看他一眼。

按同学关系来说,学弟见到学长应该问个好;按血缘关系来说,弟弟看到自己不同父不同母却被法律紧紧相连的哥哥应该点个头。

而雷狮倒好,连声招呼不打蹿出来玩,和比自己大两届的学姐们谈笑风生,到头来却是傻不愣登的自己还记得家里有个嗷嗷待哺的弟弟,想要问问他需不需要个免费烤串快递。

 

安迷修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炽热的眼神仿佛快要把桌子上的玻璃杯点着,像在开玩笑似的,安迷修越来气对面雷狮聊的越带劲,安迷修脸越黑对面气氛越红火。

本来放学后管不了同学们放肆,可是转念一想雷狮这人这事怎么着也算得上家事。

玻璃杯里面的啤酒泡破裂的那一瞬间,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脑袋也跟着那一声听不见的“啪”短路了一样,天知道什么信号从自己的大脑飞出沿着神经元一路传导到指尖,等安迷修反应过来的时候——

自己手里已经握着一杯盛的满满当当的啤酒,嘴角还残留着嗞噗嗞噗的啤酒沫,以及自己十八年来从来没碰过的味道。

 

“哟!会长,以身试法呀!”

旁边把这麦唱的起劲的男子高中生们都被安迷修这破天荒的举动惊了一下,原本就气氛暧//昧的包房里静谧了几秒钟,然后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安迷修握着喝了一口的玻璃瓶进退难定,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雷狮似乎侧过头来看了一眼自己,眉心蹙起。

 

安迷修一万个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个臭小子对着自己皱眉头!

安迷修当哥,把屎把尿太夸张,但是绝对是天地良心,做饭他掌勺,洗衣他放水,捅了篓子他善后,耍个脾气他忍着。

结果雷狮这小子还变本加厉,安迷修不知道当时屁颠屁颠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高这么壮,养尊处优白花花的脸依旧,可是那双嘴里面再也叫不出来哥。

 

雷狮说好听点越长脾气越古怪,说难听点越长脾气越暴躁,安迷修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天天看着他一股子随心所欲的大哥样,竟然还心甘情愿任由着他放肆。

都是自己作的孽……

 

安迷修低头看着倒映着迷茫面颊的啤酒瓶,猛然间灌了一大口,争先恐后的呛人水流冲进口腔,安迷修不想品尝其中具体味道,太苦涩太辛辣,只能大口大口地吞咽。

可是他哪来的酒肉穿肠过的气定神闲,几口酒下去,整个脸就被灌红了。

 

安迷修感觉血气上涌,整个人的视野里面都红彤彤,看到雷狮那方向的时候,跟着加了特效一样翻涌着数不清的粉红泡泡,把雷狮和那一圈妹子围了个密不透风。

安迷修难受的摇了摇酒瓶,不知道是身体还是心理,安迷修也觉得密不透风,空气在鼻尖凝滞,堵塞着呼吸,堵塞着心头。

自顾自的伸手去拿啤酒瓶,旁边的几个成员也看得有些心慌。

“哎,会长,你还喝的了吗。“

安迷修对着雷狮的方向满上,眯了眯眼睛,似乎视野变得更加潮红,被红色光圈笼罩着的雷狮突然变换了一个坐姿,他把那件白蓝色的卫衣松了松,偏偏露出来大抵的黑色紧身衣,扰的安迷修心头作乱。

 

什么时候雷狮就长得比自己高了。

什么时候雷狮就被封为行走的荷尔蒙了。

安迷修在心底里喃喃,有点难受的扯开自己的领带,当黑色领带被大力的撕扯发出来布料摩擦的“唰“ 的声音的时候,对面的雷狮突然看了自己一眼。

安迷修没有理睬,把领带往桌子上不轻不重的一拍,把啤酒瓶重新提回到手中。

 

“继续喝!“

安迷修赌气般的举起了酒瓶。

 

tbc

 咕咕咕了一个多月,我肥来啦!

想写的脑洞太多了,一个一个写吧

预计五章左右完结?最后整理成一发完把前面的都删掉……

希望我走了这么久还有人记得我1555551

渴望评论渴望推荐

评论(42)

热度(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