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焖牛肉

情死于无趣,爱生于无惧,固执的走下去。
当真妙不可言

【雷安】福不徒来

天神雷X凡人安

一发完7000字左右

正能量励志系列

写给所有正在努力或打算努力的人: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1

“什么?人类观察手册?我为什么要写这么愚蠢的东西?”

黑发紫瞳的天神兴致缺缺的从喉间挤出一声嗤笑和一串故意阴阳怪气的语调,眼神凝聚在面前桌上的那盘五彩缤纷的水果上,摆明了不耐烦的态度。

“大……大人……这是天界派发下来的任务……所有天神都要写……的。“

惨遭受冷眼的小官此刻畏畏缩缩的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雷狮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人类?一有什么事情就求神拜佛……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没有那些人类来拜神,哪来的香油钱建神社呢。

“好了,我知道了——“

雷狮挑了挑眉看着如蒙大赦的小官尊敬的行了个礼飞快地跑出神殿,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不过,到人间去玩一圈——就当找个乐子。“

 

 

2

虽然雷狮知道堂堂一个天神附身到一条看起来蠢到爆炸活蹦乱跳的哈士奇身上有损神格。

但是雷狮太想微服私访一下顺便勘测下人类的真实面目,所以在短暂的适应期之后欣然接受了这个身体。

学会了狗物种基本的生活习惯之后,雷狮开始了一条无家可归哈士奇的流浪生活。

 

3

那人让雷狮注意很久了。

刚开始,雷狮是被那人的长相吸引的,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大学在读生,因为雷狮是放学时分在大学学校门口碰见他的。

那人一个人扛着书包,穿着一个耀眼到透明的白衬衫,讲究的打着领带,腿上缠着几圈不知道是为了拉风还是耍帅的绷带,和黑色的宽松长裤相映,以上看起来都很符合雷狮记忆里的学生装模样,如果忽略那双红到扎眼的鞋的话。

雷狮看着那晃眼的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就只剩下那摸艳丽的红色的鞋在自己的面前走来走去,最奇葩的操作是那鞋上还印有难以描述的表情,等雷狮看清那鞋的花纹的时候,他想。

带感。

我喜欢。

然后雷狮就迈开蹒跚的小碎步跟了上去,盯着那人在阳光照射下显得蓬蓬乱的褐色毛发,他又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人也很有成为犬类动物的潜质,都是毛茸茸的。

 

4

但是下一秒雷狮就看到了让自己啼笑皆非的画面。

雷狮刚刚在那人的身后悠哉游哉的跟了没有一段时间,却看到那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迅疾的闪到一个小巷子中。

雷狮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物吸引到了那个人类,等到了墙角站稳,却看到了那人被一群男人围在巷子角落里。

仔细观察下,他的身后好像还护着一个低头瑟瑟发抖的女孩。

 

“哟,这不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么?“

为首的那个那人戏谑的拖长了尾音,一脸横肉挤成一团。

哦,叫安迷修。

“我说,你们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谈,非要在这里围堵一个女生?“

安迷修的声音挺清脆的,带着些正义硬朗的味道,却也难脱几分少年稚气。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那一群男人面面相觑半秒钟,然后爆发了一阵刺耳的狂笑声。

身后的女孩似乎受到了惊吓,安迷修觉察到了之后不露声色的又向前一步把女孩护在身后,皱着眉头一直等到那一群男人笑够为止。

“哎,可以,咱们好好谈,我给你捋捋。“

“这女的他妈欠我们老大钱还不上,卖女儿屁股出来抵债。怎么的——安迷修——你想帮忙,你来卖屁股抵债啊哈哈哈……“

一群人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安迷修像看着杂技表演一样。

 

身后的女孩瞬间就掉出来眼泪,安迷修伸手做了一个不要担心的手势,面色凝重的走上前去。

他抬脸面对着雷狮这个方向的一瞬间,雷狮看到那双燃着澄净蓝色火焰的漂亮双眼。

有意思。

 

“我*,安迷修,你敢动手!“嘈杂的吵闹声和叫骂声从人堆里面传来,安迷修看着拿出铁棍的个个虎背熊腰的男子,却不失勇气和风度,愣是从地上随便捡了个塑料垃圾贴着墙根给女孩开了个道。

一脚踹倒了一个人之后,安迷修捡起两根铁棍来,丝毫不畏惧的和剩下的人对峙。

雷狮注意到了逃跑的女孩也不敢声张,只是跑远了才敢在大街上拉住一些行人求助,可惜看到了巷子里面剑拔弩张的场面,没有人敢冲上来施以援手,都默默的关闭了感官,无视路过。

 

“妈*,安迷修,每次都是你搅黄我的好事,今天我不打你一顿重的你别想跑!“

巷子里的人一拥而上,和单枪匹马的安迷修纠缠在了一起。

雷狮看着心头并不是滋味,但是却也无能为力,神不能无缘无故的在没有祈愿的情况下插手凡人的事情,况且目前身为一只哈士奇,雷狮确实也帮不上多大忙。

看着安迷修在猛烈的攻势之下逐渐占了下风……

 

真愚蠢。

这个人类。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应该出头的时机,还要硬上。

 

5

最后安迷修还是跑出来了,但是不可避免的身上挂了彩,嫣红的血迹就分布在白的发亮的衬衫上,安迷修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娴熟的扯下来绑在胳膊上的绷带,咬牙切齿的忍着痛包扎好了自己的伤口,熟悉的手法让雷狮都忍不住怀疑。

这个安迷修……究竟受过多少次伤啊……

 

虽然路上的行人看到身上挂彩的安迷修都有点退避三舍的感觉,但是安迷修仍然不觉得尴尬,没心没肺的挂着个明媚的笑容。

 

路过天桥的时候,还在一个乞讨的断腿老大爷面前停下来,扔了裤兜里多余的零钱。

从那老大爷面前走过的时候,雷狮专门注意了一下, 没有断腿啊!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伪装的啊!

雷狮很想啧一声,但是如今的身体只能允许他象征性的咂一咂嘴。

 

 

6

一路穿过嘈杂的商业区,到了人头攒动的居民区,一瞬间柴米油盐混杂着各种食物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虽然雷狮是个神明下凡,但是他的躯壳也确实是个活物,会感觉到饥饿。雷狮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和干瘪的肚皮,眼睁睁的看着安迷修在自己面前走的风风火火的。

“老板,来只鸡腿。“

安迷修站在一个鸡肉店的店面前,老板看到安迷修一身的伤无奈的摇着头,安迷修边不好意思的搔着头发边接过包好的鸡腿,道了谢之后转身走到夜幕中。

 

雷狮在后面缓缓地跟着,一直跟到楼底下,看到安迷修似乎要拐到一家楼道口里,在扭头的那一瞬间,雷狮疲惫的把屁股放到地上,屈尊降贵的休息着。

安迷修眼神的余光似乎扫到了这边的情形,修长的身影定格了一下。

 

雷狮从来没有想象过有那么一天,自己会身为一条狗和一个人类在漫天星空下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谜之对视。

安迷修看了雷狮好一阵时间,突然撅起嘴来,吹出来一声唤狗的调调。

……

龙游浅水遭虾戏,狗落平阳被人欺。

雷狮果断的打断了这奇怪的对视时间,但是下一瞬间,安迷修就提着他手中的鸡腿走了过来。

香甜的鸡肉香味伴随着安迷修走动带起来的热风一丝不漏的全部吹到了雷狮的鼻子里。

 

“你饿了吗?“

安迷修蹲下来,认真的盯着雷狮问道。

我挺饿的,但是你听不懂。

雷狮也认真的回答了,虽然这在安迷修眼中看来,就是一只长的有点蠢的哈士奇偏了偏脑袋。

“你没有家啊?“

安迷修展开连环杀。

雷狮再一次面无表情的回答,你这个人类,怎么处处戳人家痛处,怎么,流浪贵族一只。

 

“看来是只流浪狗啊。“

安迷修边说边挂着微笑想要摸摸雷狮的头,被雷狮眼疾手快实则嫌弃的躲开,安迷修却没有生气,把鸡腿包装拆开搁在雷狮面前的地上。

“给你吧。”

然后,安迷修站了起来,一脸慈爱的盯着雷狮。

因为雷狮此刻想要看到安迷修的神情只能冒着把自己脖子撅断的风险,毕竟坐着的狗和站着的人的身高差过于庞大,不然雷狮一定会暴脾气的拍安迷修一耳瓜。

 

确认安迷修已经消失在楼道口,雷狮才咂了咂嘴,看着摆在面前的这个油烘烘还裹着一厚层面皮的鸡腿,身为神明的雷狮绝对没有过这种待遇,在不太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雷狮选择了屈服。

体验下人间的美食也应该属于调查的一部分。

 

在雷狮吃的津津有味,想要对人间的食物感动的竖起大拇指的时候,雷狮感觉到自己的尊贵的脑袋被某个不知轻重的人胡乱的摸了一下。

在雷狮略显愤怒的抬头,却看到提着大包小包垃圾的安迷修一脸得逞的笑着。

雷狮刚想要叫上几声以示不满。

 

楼上突然传来一位老太太的声音。

“安迷修,别忘了把我的桶拿上来。”

安迷修高声应着,把垃圾分类好扔到了公共垃圾箱里,扭头冲着雷狮笑了一下,提着一个垃圾桶跑进了楼道。

 

雷狮看着那个有点瘦削的身影。

 

这个安迷修。

蠢的有点可爱。

 

7

雷狮在安迷修身后尾随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发现,这种帮助他人快乐自我的行为并不是游戏,因为安迷修每天都在乐此不疲的做着这些在原先雷狮的脑海中毫无意义的事情。

安迷修在学校里的学业成绩很好,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找上门的原因。

有女生想要抄安迷修自己总结了好几个通宵的笔记的时候,安迷修一般都挠挠头笑着借出去。

有人用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求安迷修帮忙写策划论文或者帮忙值日的时候,安迷修也只是欣然接受。

安迷修每天雷打不动的都会因为在学校里保护妹子或者撩妹子被成堆的男生看不起和挤兑,可笑的是,可能是因为害怕被针对,很多被安迷修帮过的女生都理所应当一样,连句道谢也没有,对接受过安迷修的帮助只字不提。

连带着没有被安迷修帮助过的女生也敬谢不敏,远而避之。

雷狮不知道这是什么狗屁风俗。

 

8

安迷修每天路过天桥的时候,还是会在那个乞讨的老人面前停下来,用翻箱倒柜的架势搜罗出来自己身上的零钱,然后一股脑的塞到那老大爷面前的铁盒子里。

雷狮是没怎么看出来那老大爷有什么感激的举措,反而看出来每次安迷修出现在天桥另一头的时候,老大爷的眼中会发光。

雷狮觉得那是对于马上要到手的钱产生的喜悦的光芒。

 

9

让雷狮有点不好意思的是,自从安迷修那天晚上给了雷狮一个鸡腿,然后又发现雷狮在夜间总是在生活区乱晃之后,安迷修每天晚上都会买两个鸡腿。

每次安迷修都特别社会的坐在楼下路牙子上蹲着,像是在等什么老朋友一样。

 

直到雷狮故意的从藏着的地方悠哉游哉的荡过来的时候,才把捂在兜里的鸡腿猛然间逃出来,在雷狮面前得意的晃上几下。

雷狮每次都会无奈的冲着安迷修翻个白眼,对于安迷修馋一条流浪狗的恶趣味表示鄙夷。

如果是人形,雷狮发誓自己这种面部微微上挑,下颌摆出高贵的仰角,眯眼凝视的pose绝对是最高级的对他人表示鄙夷的做法。

 

但是反应在一条哈士奇身上是什么效果雷狮并没有看到,但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怎么有效,不然安迷修每次看到都会一脸圣母光芒温柔的摸摸自己的头。

 

10

每次安迷修和雷狮一同在路牙子旁边共进夜宵之后,安迷修就该负责给楼里的住户倒垃圾了。

雷狮对他这种行为已经司空见惯,而且雷狮没见着那个对安迷修挑这个挑那个的老婆子对安迷修摆过什么感激的好脸色,要是哪次安迷修回家晚了没来及倒垃圾第一个吵吵的一定是她。

 

11

抽空回到天界的那一晚,雷狮拿起笔来,想了想,在活动心得那一栏里一笔一划的写下。

我遇到了一个遍体鳞伤却还是义无反顾的人,只按原则做事,不管他人嘴碎。

可能,人类在做出人生选择的时候,并不只是以值不值为标准的。

 

 

12

顺便说一句,安迷修每晚固定给雷狮投食没几次之后,反正没超过五次),雷狮就跟着安迷修进了家门,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米虫生活。

 

13

雷狮在自己人界供自己吃喝的宿主安迷修终于入睡之后,抽身回了天界。

刚坐在自己的神殿里面没有休息多久,又是那个当初来通报的小官,一溜烟的从门外跑了进来,再一次畏畏缩缩的站着向雷狮汇报。

“大……大人,天界发下来规定说明天就要交报告了。”

雷狮闻言,扫视了一眼还没有填上几栏的活动报表,惋惜道。

“这么快?我还没玩够啊。”

小官闻言也不敢反驳和妄发评论,只能把头低得更低一些,行了个礼。

“大人……小官也只是通报……等报告交上去还要展开历时两周的全体神明的探讨大会。”

雷狮有点不悦的抠了抠指甲。

搞什么?历时两周?造人么这是?

那岂不是得在安迷修面前消失了?

哎,那个蠢货要是发现我不见了,不得急死。

 

 

14

安迷修关掉阵阵作响的扰人的闹钟,刚从床上爬起来,想要摸一摸平时睡在自己床边的肉多毛软的愚蠢哈士奇,结果却捞了一个空。

安迷修一瞬间有点清醒过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找回了一丝清明,叫道。

“大胖——“

没有一点回应。

安迷修想了想自己昨晚应该没有傻到忘了把雷狮(是的,在安迷修的视角就是大胖)放进家门,但是鉴于愚蠢的哈士奇搞个失踪都还是很正常,安迷修在家里找了一圈之后,还是按照平时的习惯洗漱好,在离开家的时候有些怅惘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15

中午回家,大胖还是不在。

不在他最喜欢的沙发帝王座上。

也不在和安迷修尬聊专用的路牙子上。

更不在安迷修扭个头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的某个适合暗中观察的角落里。

想他。

心态崩了。

 

16

安迷修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因为平日里总是笑得很没心没肺的他今天特别的沉默寡言。

笼罩在他身边的低气压连带着本来就有点低气压的学校更加的低气压。

在安迷修又一次面无表情的把笔记递给没有看清楚面容的女生的时候,那女生犹豫了一下,小声的到了个谢。

只不过魂不守舍的安迷修没有听到,换做是平常,安迷修应该会特别高兴。

 

在梦游一般的熬过了整个下午,安迷修终于得偿所愿的可以扛着书包离开学校,可是刚出了教室门,天公不做好,竟然下起雨来。

安迷修抬眼看着逐渐乌云滚滚的天空和加紧加急的雨点,生平第一次觉得上天如此眷顾我,终于可以按照我的心情来控制一次天气。

 

在安迷修站在楼前凝神了好一阵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拍了安迷修一下。

安迷修迷茫的回头,借了笔记的那个女生把笔记还了回来,外带了一把伞。

“安迷修,你没带伞?这把借你吧。“

说完,那女生回头跑的没影没踪。

 

安迷修有点懵的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伞。

妈妈,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女生给我送伞。

 

17

安迷修撑着伞,再一次走上了回家必经的天桥。

下着小雨,那个老头还在。

安迷修慢慢悠悠的走过去,把伞夹在脖颈间,开始翻自己的裤兜的时候,伞一下子掉在地上。

伞边飞出的水花在空中洒出一条漂亮又无情的曲线。

安迷修眼神暗了暗,刚要弯身去捡。

伞却被稳稳当当的脱了起来,当被伞遮挡住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伞被抬起的那一刻,老头有点局促的微笑着,虽然面颊因为沾了水和灰尘搅拌在一起变得更脏,但是安迷修第一次看到这老头的眼神是如此明亮。

“谢谢。”

安迷修怔怔的道了谢,把零钱放进了老头面前的铁盒子里。

 

18

路过生活区的鸡肉店的时候,鸡肉店的老板因为天气原因要提前打烊了。

安迷修远远的看到,猛然间又被大胖不见了这个消息弄得伤心不已。

大胖不在,再也没人陪我吃鸡腿了。

安迷修沉默寡言的刚从店门口路过,却被店老板叫住了。

“哎——安迷修!今天不买鸡腿了吗?”

安迷修偏过头来,有点歉意的摇了摇头。

 

然后撑着伞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刚迈出没几步,手臂却被突然扯住,下一秒钟,怀里被塞了什么热乎乎的东西。

“我专门给你和你家大胖留的,还热着呢,今天这个我请你了。”

 

19

安迷修一路走到楼道前的路灯底下,路牙子旁边空无一人。

安迷修也没有垫什么东西,一屁股坐在老地方。

灯光还是那个灯光,晚饭花香还是那个花香。

可是摸着兜里还热热的鸡腿,和身旁空荡荡的位置,安迷修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

妈妈,大胖消失了。

妈妈,再也没人陪我一起吃鸡腿了。

妈妈,唯一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大胖,消失了。

妈妈,我有点累了。

 

20

“安迷修,你在干什么呢?”

安迷修哭的稀里哗啦的,刚刚抬起头,看见刘奶奶伸着头在窗户边上看着自己。

“我……我等会再倒,奶奶你把窗户关上吧,潲水。”

安迷修随便用袖口擦了擦面颊上分不清泪水还是雨水的物体,拾起被放在一边的雨伞想要起身,却疲惫的起不来身。

安迷修小心翼翼的把身体缩成一个团,把头埋在双腿之间。

 

如果大胖走丢了,下这么大的雨,他应该被淋得很惨吧。

大胖说不定和我现在的姿势一样。

大胖为什么会走。

大胖也想要离开我了?

大胖不回来了么。

 

原本还象模像样的白衬衫彻底成了透明衬衫,安迷修已经分辨不清是身体冷还是气温低的时候,雨水好像停了,安迷修冷的打了个激灵,刚刚瑟缩的把头抬起来。

一条毛巾就铺天盖地的罩着头扔了过来。

带着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有点像妈妈的味道。

 

安迷修不解的抓住毛巾抬起头,却被刘奶奶拄着拐杖敲了一拐。

“你这小孩——下着雨有伞还要淋雨,不怕脑子被烧傻啊?”

安迷修终于挤出了今天在他的脸上绽放的最为自然的笑容。

“刘奶奶,谢谢你哦。”

刘奶奶拿着拐杖敲了敲地板,说道。

“我可没关心你,你生病了,谁来给我倒垃圾呢。”

安迷修感觉眼泪又一瞬间涌了上来,只能手忙脚乱的在刘奶奶转身的时候偷偷擦掉,小声的又说道。

“谢谢你哦。”

 

 

21

“喂,你怎么看起来这么伤心啊?”

安迷修抬起头,心里正纳闷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都这么关心自己的时候,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黑发紫瞳,穿着一身黑白衣服,是安迷修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但是特别的修身好看,让面前这个看上去不真实的男人,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因为,我们家的蠢狗不见了。”

那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坐到安迷修旁边的路牙子上。

安迷修刚想要提醒下雨了脏,可是那男人已经坐下来了,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这些细节一样。

男人刚刚坐下,就措不及防的在安迷修头上弹了个暴栗。

“你才蠢呢,蠢安迷修。”

安迷修被陌生的男人打了一下,刚有点无语,下一秒那人叫出来自己名字的时候,可以说的上是惊悚。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脸,注意到了斑驳不一的泪痕,有点无奈的低低叹了一口气。

“你的鸡腿吃了吗?”

安迷修摸了摸怀里已经凉了的鸡腿,说到。

“还没,你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雷狮笑着揽过安迷修的头,做出了身为一条哈士奇的时候就特别想要做出的动作,在安迷修的头发上一顿乱摸,以惩安迷修这几天来对大胖毛发的为非作歹。

“祸不妄至,福不徒来,因为我就是你所说的。”

“天神下凡咯。”

 

 

 

22

雷狮的人类研究报告:

人类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难以界定。

但是要说有什么标准来判定的话。

我欣赏的人类,是坚持又勇敢的,既然认准了一条路,知道所作是正确,就不会打听要走多久,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的那一种。

一路奋战,保持初心的同时,却悄然改变着世界。

PS:经过观察,善举是可以传递的,这也是行善的最大意义。

 

 
END
这只安哥就是我心目的那个现实版安哥,傻的可爱,却又傻的认真,让人心生温暖,也催发力量。

希望动漫人物也能带来人生启迪吧,作为一个坚持下去的动力,因为凹凸受众里应该很多都是学生,我高三复习备考的时候最大的乐趣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凹凸和冰尤,陪伴我度过了最难熬的高三时光。

心向阳光,不管现在还有没有收获,但是要相信,福气就在下一个转角。

最后送给大家几句话:来自俞敏洪)

行囊乱了,

头仍高昂,

别说世界太难,

让我走给你看。

最后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评论(16)

热度(397)